上等上等

[ 来源:读者 | 作者:黄永武 | 时间:2017-03-13 09:03 | 阅读: | 责任编辑:秦昊]

  赵州禅师的寺院里,来了一位王公大人,与禅师对话片刻,禅师坐在禅床上抱歉道:“我从小吃素,如往年轻体衰得凶猛,接见主人时,没力气下禅床啦!”王公大人对他尤加尊重礼敬。

  隔天,王公大人又派位将军来传话,赵州禅师便下床去接待将军,侍奉在左右的小和尚就不解地问:“昨天王公来,师父不下禅床;明天派将军来,为什么又下床应对呢?”

  禅师笑笑说:“这不是你们能明白的,第一等人来访,我就在禅床上迎接;中等人来访,我就要下禅床迎接;末等人来访,我就得走出门去迎接。”

  赵州禅师的话,与世俗的想法恰恰相反,攀缘讨好,对愈权贵的人,愈阿谀逢迎,才愈有分得益处的能够。但我想,赵州禅师是深明随喜的道理,不以贫富权位为等级,只以目光上下为随喜。
  末等人计较最多,最留意排场待遇,虚文缛节,一样都不能少,少了要见怪。中等人还有点自大,对他仍需求礼数周到,让他面子十足,心中才喜悦。而第一等人,只需真诚看待,以朴实面目直来直往,勿使卑辞俗套带着势利气息,拘礼反失潇洒,威仪也成恶趣,只需寻常床榻旁对话,无所标榜,无所营扰,无所求取,无所羡慕,才让他优游自在,安然愉快!

  这令我想起宋代的宰相晏殊:他有两个女婿,一个是富弼,一个是杨隐甫。女婿的位置正如日初升,大家都看好这两位。但每次晏殊接见富弼时,就在书房里闲话整日,招待一顿家常便饭而已;而每次晏殊接见杨隐甫,一定在大厅堂上摆酒席,命姬妾唱歌跳舞来助兴。

  事先目光犀利的人,曾经看出晏殊对二位女婿的轻重态度,他看重富弼远胜于杨隐甫。家常膳食是看待上等女婿的,可以娓娓闲话;弦管酒宴是看待次等女婿的,可以少说废话。愈不考究排场反而是愈看重,愈考究浩荡优遇反而是愈轻忽。

  后来富弼成为好几朝的宰相,是朝廷最倚重的名相;杨隐甫的功名事业比富弼差得远了。

 


 

 

0
翔宇教育